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对话基金经理】高毅邓晓峰:利用市场的无效赚钱
【对话基金经理】高毅邓晓峰:利用市场的无效赚钱
2018-01-23 来源: 金融界

[摘要]:“做价值投资的很多,邓尤其灵活,看到情况不对,跑得比谁都快。”这是业内一优秀私募基金经理对高毅邓晓峰的评价。

  “做价值投资的很多,邓尤其灵活,看到情况不对,跑得比谁都快。”这是业内一优秀私募基金经理对高毅邓晓峰的评价。


  邓晓峰为什么业绩这么好?众所周知,他是立足企业基本面的价值投资者。不过除了企业基本面,邓晓峰对整个资本市场生态、对市场其它参与者的行为也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他也因此更灵活。


  邓晓峰曾说,“中国市场效率比较低,所以在这个市场里面研究有很高的超额回报。我喜欢这样的市场。”


  在邓晓峰眼中,A股市场究竟是个怎样的市场呢?小编了他过往公开的发言,将一些相关语录分享给大家。


  1.做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最大的区别:一级市场怕买不到,因为这个市场是一部分人的市场,二级市场怕买错,根本不存在买不到的问题,只要你真正觉得有空间,随时都可以买。二级市场千万不要担心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赶不上而终身遗憾,根本没这回事。


  2.基本上所有的公司都会给你机会,只要这个行业这个公司是有前景的、仍在发展的。我做投资组合时,总体希望保持较高的胜率,整个组合里买的股票要保证赚钱的数量远远多于亏钱的数量,而且亏钱要尽量亏的比较少。万一错了,做好控制,这样长期下来回报会比较高。


  3.市场既有效率也无效率,主动管理的投资人要利用这个市场,无效波动时发现价值,市场有效时实现价值。通过研究可以获得超额收益。


  4.早期可能一发现某个公司很好,非常激动,一下子买很多,结果发现买多了、买早了。目前的做法是保持跟踪的状态,觉得不错就保有基本的仓位。发现基本面的驱动在之后半年、1年非常明显的时候再提高持仓比例,这可能是更好的做法。因为公司盈利或者基本面的驱动告诉市场,让它的价值被发现。总体上,希望我们能够先于市场发现机会,但如果领先太早会让人很煎熬。


  5.哪个战场不利,我就先退出来,然后找其他的战场。我喜欢花比较多的时间去积累比较多的基本盘,然后在不同的时间段用不同的基本盘去适应市场,当然要做有增量的市场、有机会的市场。


  6.大家总说中国股市是一个赌场,美国股市可以带来长期的回报。但事实是,两个国家都出现了非常多好的公司,这些公司都创造了巨额的价值,也都实现了非常好的持续回报。


  7.中国和美国两个市场的效率存在较大的差异。美国是一个高效的资本市场,中国,大家都认为是一个低效的资本市场。但是过去十多年来,我们也发现市场在发生变化。


  8.资本市场是个多样而复杂的生态系统,市场参与者的价值观决定了各自的行为方式。我们把自己的想法带入资本市场,然后会有不同的反馈。如果你把它作为一个博弈的市场,它就是一个赌场。如果你认为可以通过分享上市公司的价值创造来实现回报,你也能发现优秀的公司,持续的增长,合适的价格。


  9.中国的市场有非常多的公司在创造着价值,这个市场不止是一个赌场。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它也是一个持续创造回报的市场,也可以是一个共赢的市场。


  10.我的理解,价值投资根本的出发点,是看我们投资回报来源是哪里。如果是企业持续的创造价值,投资人去分享收益,这才是价值投资的方式,才是基于基本面的投资。


  11.估值水平也是非常重要的,价格决定了回报率。再好的公司,过高的价格也可能导致一个负的回报率。我们作为投资人一定要客观。价值投资不等于长期持有,长期持有一定是一个结果,而不是一个目的。当公司高估了之后,投资人可能会面临损失。


  12.投资是面向未来,而不是为了缅怀过去。研究过去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的判断未来,进而找到未来持续创造高回报的企业,分享企业创造的价值增量,让股东获得回报。企业的成长本来就是价值的一部分,投资是往前看的。


  13.投资要做“三好”学生,要选择好的行业,好的公司,要有好的价格。


  14.在行业上,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选好赛道事半而功倍。要选择增长性的行业,处于生命周期早期阶段的行业,这些行业往往容易创造巨大的价值增量。当然也有很多行业,或者说所有的行业都会走向成熟。这个时候就要看行业的竞争结构,不同的竞争结构会带来不同的股东回报,竞争结构决定了长期的股东回报。


  15.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资本市场是不是有效。如果资本市场高度有效,被动投资是一个很好的做法,中国的市场和美国的市场是有差异的。


  16.美国是一个非常高效的市场,这个市场越来越残酷,主动管理者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17.在01年到07年那一轮牛熊之中,因为开放式基金的数量比较少,我们就用封闭式基金做分析和对比。可以看到在上一轮大的牛熊周期的时间段里面,基金行业还是显示出了非常好的超额收益。基金行业的平均回报,在大多数年份都跑赢了万得全A指数。


  18.2008年到2016年,开放式基金成为主体,我们统计开放式股票型和偏股型基金的平均回报,这时已经出现有几年基金行业的平均回报跑输指数了,跑输万得全A指数了。累计下来看,基金的平均回报率是126%,较万得全A指数的112%,仍然超越了10个点左右,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数据。


  19.以2016年底作为基期,过去一年、三年、五年和十年,基金的平均回报事实上是跑输了万得全A指数。万得全A在过去十年的年化回报率是11.5%,中国的市场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向上的市场。


  20.2016年、2017年资本市场的风险偏好下降,更多关注企业的基本面和盈利,这类资产在这两年有了很好的表现。但是它必定面临一个问题,当他们的表现超越了这些公司盈利增长时,未来一定面临投资回报率下降的问题。


  21.我们内心觉得这个资本市场不是一个零和的赌场,它是一个企业创造价值,投资人去分享收益的市场。社会在向前发展,哪些行业、哪些公司正在创造巨大的价值,未来还会创造巨大的价值,我们必须要把更多精力,更多时间,更多的研究花在这个上面。


  22.好的投资人必须不断回顾,不断客观拷问自己,去学习,去往前推进的过程。


  23.中国是一个有广大参与者的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占比很低。而且大多数参与者都有非常高的短期收益预期,这种做法一定会扭曲这个市场。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而且即使是机构投资者,因为委托代理机制的原因,因为考核的原因,同样会形成非常多的扭曲,让机构投资者必须关注短期的业绩,很难做出一个长期的思考,或者长期的投资。


  24.我觉得以量化为代表的这种交易方式,会从人工智能得到一个很迅速的提高。构建模型的能力,收集市场更多非结构化数据的能力,也会提高很多。这个过程都会让市场短期效率提高,但对企业的长期发展仍然难以评估。我们需要从更长的视野,能够对企业长期的发展做出判断,这是我们获得超额收益的立足点。


  25.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本质上来说就是世界第一大的经济体。我们几乎所有的产品需求或者服务,都占了世界的1/4-1/3,这样一个大国提供了很多的机会。


  26.市场本身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年来,它真正反应的还是我们国家、产业发展的变化,反应了我们国家这些公司的成长


  27.作为一个基金经理,首先你要理解,自己适合什么样的方式做研究和投资。我们还要理解这个行业或者公司,也要理解资本市场本身运行的规律,其他参与者的行为。我觉得同样重要的,是需要理解经济运行的一般规律。


  28.中国市场本身的参与者很多,我们有太多的个人、其他机构、很多不专业的机构,确实有对资本市场理解比较少的机构在参与市场。因为这种多元的参与,使市场的效率没有那么高,给这个市场创造阿尔法提供了比较好的外部的土壤。


  29.我们将基本面的跟踪研究作为投资的基础和判断,把握市场与基本面之间的不契合。从长期来看,股价还是反映公司的盈利和增长。


深入私募内部实地调研留下联系方式 获取第一手资料

在线咨询
阳光私募信息免费订阅
我们承诺对您的信息严格保密
//新版的美恰,按钮作了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