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0

金斧子App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丰岭金斌:在肥沃的土地上种庄稼,看好银行股
丰岭金斌:在肥沃的土地上种庄稼,看好银行股
2018-01-16 来源: 网络

[摘要]:和丰岭资本董事长金斌见面时,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从来不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很被动的位置。”

小编丰岭资本董事长金斌见面时,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从来不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很被动的位置。”


这种投资风格决定了金斌也许很难成为万众瞩目的短跑冠军,但却大概率成为长跑高手。2013年8月丰岭成立四年多来,旗下产品每年业绩排名都稳居行业前列,最差的时候也在前1/3,稳健的投资风格为投资人赚取了不少收益。


善于控制风险是金斌在投资上显著的特征。即使在2015年的极端行情下,丰岭的产品回撤也非常小,成功躲过三轮暴跌,在市场跌得最惨的三个月还取得了正回报,2015年底净值就创出了新高。


转做私募前,金斌曾先后在国泰君安(香港)研究部、国泰君安研究所、银华基金等公司工作、分别担任股票分析员、研究部总监、基金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等职务,经历过几乎所有投研岗位。大宗商品、家电、电力、煤炭、旅游、食品饮料、金融……港股、A股,他都有过研究,在多个行业板块和资本市场上积累了经验。


丰富扎实的投研经历锻炼了金斌卓越的回撤控制能力,也塑造了他灵活的投资风格。金斌说市场上从来不乏赚钱的机会,只要不赔大钱,长期总有人脱颖而出。


金斌看好的银行股和保险股这两天大涨。对于后市,他认为市场仍是结构性机会为主,金融、消费以及具有全球竞争优势的工业企业是丰岭关注的主要方向。

微信图片_20180117144557.jpg


金斌的真实:坦露投资上的不完美


基金经理普遍给外界的感觉是“高大上”,不过和金斌接触,你会发现他还挺接地气,身材高大微胖,带着一副眼镜,有一张憨笑的圆脸,给人的感觉:朴实宽厚。和他聊天,看他的文章,从他对一些问题的思考中,可以感受到金斌更为真实的一面。


比如,2015年6月底,在一个摧毁传统价值观的时期,金斌自我调侃道,“在这个疯狂的市场中,如果你过去一年收益率只有100%,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你是做股票的。许多牛气冲天的投资经理号称,‘如果某一个股票没有10倍空间,我根本都不会考虑去买它’。想一想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年收益率20-30%,实在是太惭愧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比如,前段时间他跟小编聊一些历史故事,讲了一些关于中国和朝鲜、中国和苏联的有趣片段,提到一些历史伟人时他说,“你看,我们觉得特牛的人,好像和普通人也差不多,也有非常真实的一面,从历史中你会看到很多人性的东西。”在金斌看来,伟人如何在历史转折点思考,这和股票关键时刻的抉择还是挺像的。


比如,你看金斌的文章,几乎没有什么掩饰,他会坦露自己的不完美之处,诸如他在2015年5月的《在A股,为什么机构业绩会不如大妈?》、2016年7月份的《丰岭资本:我们为什么错过了今年的贵州茅台?》、2017年8月的《丰岭资本金斌:那些年我交过的学费之一》。不过,正如他所说,“我们的每一次进步,几乎都是源自于对失误的反思”。即使业绩超群,金斌也会时常反思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以此来不断修正、完善自己的投资框架。


基金经理唯有真实,才有可能做到言行合一。有些基金经理说得很好,但不一定是真话;或许是真话,但有时候做起来也许不是那么一回事;有些基金经理某一时间段也许赚钱很多,收益高好是好,可是若对没有形成一套自我信仰的合规逻辑的投资方法,好运气终究会溜走。


灵活的价值投资者:牛市中“站在门外吃酒席”


金斌一直奉行“坚持基本面驱动”的价值投资策略,注重企业基本面和估值,然而这在2015年是要被嘲笑的。 在当时那种疯狂的状态下,“一根阳线改变情绪,两根阳线改变观点,三根阳线改变信仰”是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其实,价值投资本身没什么惊人之处,难能可贵的是,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下你依然信仰它。


做投资的人都知道巴菲特的名言: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虽广为流传,然而真正理解并践行的人少之又少。翻阅2015年6月前后金斌写过的文章,你会发现他在市场狂热中的那份理性和坚守:

2015年5月初,上证指数狂飙到4500点时,金斌发表了《不忘初心》,其中写道:过高的期望,往往是投资收益最大的敌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我们更希望从市场热点之外寻找投资方向。

2015年6月初,距离6月12日的最高点5178点仅有几天时间,金斌又发表了《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华》:称延续此前的“基本面驱动的价值投资+制度套利”。


由此,丰岭在2015年股市接二连三的大跌中保住了大部分胜利果实。不过,在一个充满泡沫的市场中,在坚守基本面投资的大方向上,金斌既不要踏空又不要套牢,他还很灵活。


2015年初,金斌买蓝筹股比较多,但当时上涨的主要是中小创,2015的一季度没赚到多少钱。后来金斌不断减仓,发现减错了又再买回来然后再减,由于担心泡沫破灭,他时常跑出去看一下。


他把这种参与比作一场看似免费的流水席,“别人已经吃了好几年了,个个肥头大耳的。不去吃吧,馋得慌;去吃吧,又怕买单。我们后来决定派小部队去尝几口,但前提是绝对不能买单,所以定了几个原则:第一、要站着吃,而且要站在门口吃;第二、宁愿吃不着,也要跑得快。这么多人吃了好几年的流水席,这个单要是买起来,破产了也买不起。好多次,由于过分紧张,跑得太快,到嘴巴的肉又丢了。但我们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这是吃白食,少吃一块肉又没有损失什么。”


其实2013年6月,金斌从银华基金离职时,本来计划过3年熊市的,结果没想到赶上了2014-2015年的大牛市。“下一轮牛市时啥时候来?我也不知道,但我要确保两件事:第一、春江水暖鸭先知,无论乐观悲观,我至少会留一部分仓位在市场里;第二、牛市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活着。”


投资是个概率游戏:选性价比高的而不是弹性大的


股市阴晴不定,净值大幅回撤是基金经理无法回避的问题,压力大也成为一种共识。丰岭资本董事长金斌好像没有这种感受,“那些每年都想做第一名或者收益翻倍的基金经理,的确是应该晚上睡不着觉。”


金斌认为,投资就是赚大概率致胜的游戏。好的基金经理,知道什么情况下应该冒风险赚取收益,什么情况下不应该。

股票市场永远有赚钱的机会,就算你错过了99%的机会,你只要能抓住剩下来1%中的一小部分,依然有机会发大财!而越是担心错过机会,越容易在高位接盘,倘若不小心亏了50%,需要涨100%才能回本。甚至可能是,你1次犯了一个大的错误,前面即使对了99次也是白费。


一个人是否会把自己放在很被动的位置,取决于他对收益率的期望。


“股神巴菲特多年的年化也就20%,而很多人的目标却是要翻倍,从历史看这种概率太小,远远不符合现实。而为了达到目标,他一定做了很多违背常理的动作。”


“我刚奔私那会儿,有客户问我期望收益率是多少?我说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年化收益率20-30%,但不敢保证收益,可能赚钱也可能赔钱。很多人听完扭头就走,不屑的说,放贷款都有30%,你怎么才赚这么点啊?而且还有可能赔钱?我只好无奈的说,那您去放贷款吧。也有稍微懂点股票的人问我,你的投资风格是什么?价值型的、成长性的、还是趋势型的?我觉得这些类型都不能很好的描述我的风格,但为了省事,我直接说我是价值投资类型的,这比较接近我们的风格。客户又走了,因为过去几年,很多号称价值投资的基金管理人,业绩表现平平。”


在金斌看来,所有的成长都只是价值的一部分。无论是价值股还是成长股,他都有可能买,关键看预期差大不大,性价比高不高,风险收益比合适,就愿意买入;否则,就会保持足够的谨慎,宁愿错过机会。


金斌要寻找的,不是那些增长最快速的公司,而是增长率超出市场预期的公司。公司基本面很好,但也要关注股价对未来的成长性反映到什么程度了。


他推荐了一本书:沃顿商学院教授杰里米•西格尔《投资者的未来》。杰里米•西格尔统计了美国股市50多年历史,以期望在标准普尔500指数原始公司中寻找出表现最佳的“幸存者”,发觉最牛的股票竟然是日落西山产业的一只股票——菲利普莫里斯(万宝路香烟就是他们家的)。为什么呢?最重要的原因是:市场的敬而远之压低了公司的股票价格,投资者可以买得便宜。


在肥沃土地上种庄稼:一个回避、三个方向


2017年,白马股涨幅惊人,中小创跌跌不休,很多投资者担心2018年会不会风格切换。金斌认为2018年将继续2017年的结构化行情,在他看来,2017年的行情其实主要是对过去几年畸形定价体系的修正,而这种修正在2017年或许只是个开始。


金斌认为,过去的定价模式核心在于一二级市场价差套利,但是IPO市场化改革打破了这种模式,股票定价更加注重上市公司持续的价值创造,市场环境从“垃圾股贵、优质股便宜、劣币驱逐良币”逐步走出来。这也是2017年市场结构行情的一大因素。除此之外,由于反腐、供给侧改革、去杠杆的持续推进,硬着陆的风险在慢慢降低,中国资产的“国家风险”折价,可能会逐步消失。


将A股不同市值结构的指数和其它资本市场比较,丰岭发现贵的股票在中国,便宜的股票也在中国,即使经历了2017年的估值修复,A股创业板估值仍然非常贵,而上证50还是相对便宜。


由此,金斌认为2017年的价值重估过程会在2018年继续,另外一方面可能会迎来第二重价值重估,即中国资产的重新定价。


在配置方向上,丰岭坚持“一个回避,三个方向”,即回避过去几年被热炒的各种中小市值的伪成长股,重点配置金融、消费、以及具有全球竞争优势的工业企业。


“大方向上来说,市值100亿以下的企业我们不大会投资,当然这其中不乏优质的企业。只是,要挑选出优质的标的,要花费更多精力。我们更希望在肥沃的土地上种庄稼,在蓝筹股中选标的,成功概率更大些,也会更轻松。”


金斌非常看好中国的银行业,他认为受益于资产负债表改善,银行股投资价值凸显。“过去银行股估值很低,但大家都没买,主要是担心银行的坏账,不清楚到底是个坏账差到什么程度。但现在伴随着供给侧改革、金融去杠杆等,企业盈利好转,坏账率会降下来,而过去的不良贷款资产甚至变成了优质资产。同时,和国外的银行相比,我们的银行估值也比较便宜。”


另外,金斌认为结构性改革会导致游戏规则的改变,从而影响企业的市场份额,消费、保险等行业的公司也会是丰岭的主要投资方向。再者,他看好具有全球竞争优势的工业企业,抢占海外市场份额,长期增长将不错。


对于当前的形势,他打了一个的比喻:“这好比在荒郊野外,你让大家跳下一口黑咕隆咚的枯井,估计没有几个人敢,因为不知道底有多深,哪怕事实上只有10厘米深。但是如果有人丢了一把荧光棒下去,发觉枯井只有1-2米深,大多数人都敢跳下去——只要能探明底部,自然就会有勇气。”

深入私募内部实地调研留下联系方式 获取第一手资料

在线咨询
阳光私募信息免费订阅
我们承诺对您的信息严格保密
//新版的美恰,按钮作了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