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CEO专栏 > 开聊8:30 > 164期
第164期——理性看待“沃森生物”事件【开聊FM】
2020-12-17
1576

                         

“开聊八点半,与开兴每周开聊热点话题”

 

今日签】

 

开兴:大家好,我是金斧子创始人CEO张开兴,《开聊八点半》又与大家见面了,每周聊一个资产配置话题,花几分钟时间学习一个投资小知识。照例送大家一句金斧子今日签“假如某一天市场先生表现得愚蠢至极,那么你可以随意忽略他或利用他,但如果你受到他的影响,那就会大难临头。”这句话来自巴菲特。

 

有这样一位市场先生,他每天来敲你的门,对你手中的东西提个买价,对他的提个卖价。这位先生是很情绪化的,他报的价有时很高,有时又低得离谱。如果你不理他,不要紧,他也不生气,明天再来敲你的门,给你一个新的、同样情绪化的报价买卖的决定权完全在你,他只干两件事——报价,然后等你回答Yes或者No这个看似简单的比喻,却道出了一个无价的理念那就是对于市场的波动,你是选择“被动”还是“主动”。与大家共勉。

 

话题引出】

 

珊媛:开兴你说的没错。这个比喻说的更通俗一点,就是你是要选择被“市场先生”牵着鼻子走,还是坚持独立思考?如果对股票的价值没有独立的判断,你注定会被市场先生牵着鼻子走

说到这里,最近的市场动态也不太平静啊,可谓是一波接一波,前有华为出售荣耀,后有沃森生物出售事件。这不,前阵子的一场电话会引爆资本圈,反转剧情之下,沃森生物出售旗下HPV疫苗子公司上海泽润”的相关事宜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那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开兴: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是沃森生物在12月4日发布的一则《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公告》。交易完成后,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不过紧接着,沃森在7日发布公告称暂停转让。此后市场又是一片喧哗。

 

珊媛:沃森生物本打算做的转让交易,到底是怎么犯众怒至此的?

 

开兴:这件事最要命的其实不是卖不卖资产,而是对资产的定价出了问题作为交易的标的,2003年成立的上海泽润,几乎是支撑市场对沃森生物估值的“顶梁柱”。现在眼看着疫苗就要上市大卖,而沃森的管理层以11.4亿卖掉了32.6%的股权,也就是说上海泽润对应的整体估值仅仅只有35亿(11.4/32.6%)左右。

 

【关注点】

 

珊媛:的确,一直以来,上海泽润被各大机构认为是沃森生物造血功能(印钞机)的核心资产,出售这么大比例的股份,居然只能卖的起11.4亿而此前机构将其对标的是万泰生物。因此,无论股东还是投资者肯定都难以接受。

 

而且,沃森生物事件出来后,网上总结出一个沃森悖论”——假如沃森是故意贱卖上海泽润、搞利益输送,说明管理层有严重问题,这种股票不能持有那么,假如沃森没有贱卖上海泽润,且价格较为合理,说明之前的估值完全就是扯淡,HPV疫苗根本不值那么多钱,股价应该先来个膝盖斩才对。对此,开兴你怎么看?

 

开兴:嗯,这个悖论很有意思。首先,沃森生物的核心问题在于公司的股权太过于分散,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股东持股比例超过5%,所以理论上来说管理层的确会存在向外输送利益的动机。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市场趋势及国产二价HPV疫苗市场表现来看,股东的看法未必对,沃森生物的做法也不是完全不合常理。

 

珊媛:为什么?如今国内HPV疫苗的供需非常之大,如果能在这个领域中站稳脚跟,此后的市场份额肯定不会少到哪去,不是吗?

 

开兴:问题在于上海泽润渐渐落了下风。国内紧缺的是九价HPV疫苗,而二价不过是最末的选择。去年全年,默沙东的四价和九价HPV疫苗共占据了国内超过80%的市场份额,留给二价的空间本就不大,被葛兰素史克和万泰生物瓜分后,余量就更小了。

 

而上海泽润的九价,预计还要等上3-5年,且临床进度也要慢于万泰生物。去年年底,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拿到了上市许可,并于今年9月正式开售;而今年4月,上海泽润才刚刚完成二价疫苗的临床III期,注册申请6月获受理后尚无结果,相比于前者,起码晚了一年。至于其九价HPV疫苗,则还未进入临床III期,何时能产生收入、甚至是否能上市,都还是未知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几期临床下来,研发投入将持续增长。对沃森生物的财务表现难免产生负面影响。一旦产品上市,在进口默沙东和国产万泰生物疫苗的压力下,恐怕也很难快速扩张。在此基础上,我们很难看到上海润泽帮沃森生物撑起个百亿市值的希望。

 

虽然机构将其对标的是万泰生物市值超过800亿,但万泰生物的市值并非依赖HPV疫苗,甚至都不是依赖疫苗根据万泰生物财报可以发现诊断试剂是其营收的主要贡献来源。虽然疫苗与诊断试剂毛利率相当(均为78%),但营收占比极小,而且其中一部分还是由其戊肝疫苗贡献的。以此规模来比,上海泽润眼下的35亿元估值,也不是毫无道理。

 

并且,沃森生物董事长也表示,他们参考了前不久的市场交易价格,惠生生物是泽润的老股东,以前股份是从它手上买过来的,就在前一两个月惠生生物就把股份出让了,交易对价估值就是按照35亿元来的。另外,对标同行,比如北京的康乐卫士,整个公司的估值大约是28亿元;还有江苏瑞科,它整个的估值也在30亿元左右。

 

如此一来,此前上海泽润的市值确实存在很大高估。而出售事件后其股价的“膝盖斩”确实会逐渐接近合理估值。

 

珊媛:的确。但即便沃森生物已经撤回了转让交易,其股价还是下跌了近20%。为何大家对此不买账呢?

 

开兴:快20岁的沃森生物,曾有过几个高光时刻。2010年,这家公司登陆创业板,发行市盈率高达133.8倍,创下A股最高纪录。在本次“贱卖”事件之前,也算得上成色尚可的疫苗概念股。

 

但是,仔细观察沃森生物的资本运作之路,发现疑窦丛生,与部分上市公司热衷于“买”,最终败在整合不慎、商誉高悬上不同,沃森生物更热衷于“卖”,但买卖过程不仅没有高额收益,反而“贱卖”了部分有较好前景的资产,与“业绩大爆发”擦身而过。据不完全统计,上市以来沃森生物交易的股权资产还包括实杰生物、卫伦生物、云南鹏侨医药有限公司、嘉和生物等。经过多番“买卖”,沃森生物不仅没有挣钱,反而略有亏损。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售自己的核心资产公司有好的资产都在想方设法的卖出去,就算这次暂缓了,那下次还是想卖。因此,可以说这番操作,使沃森生物失去,或者说管理层失去的,是股东和投资者的信任。

 

珊媛:但这样的市场反应是否过激了?毕竟沃森高管在投资者会也坦言,公司最近在以三条路线聚焦新冠疫苗的研发,尤其倾向于与艾博合作的mRNA疫苗技术。所以他们必须有所取舍。

 

开兴:从企业经营角度来看,聚焦是件好事,技术创新是好事。不过到目前为止,国内还没有mRNA疫苗获批上市。而且,疫苗行业特点是进入壁垒高,行业本身以品种为主要看点,此次新冠疫情属于全球偶发黑天鹅事件,新冠疫苗的先发优势很大,后期研发出来的疫苗能占据多少市场份额有待考究。但是未来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这也是一个很大的确定性。

 

珊媛:明白,其实还是需要大家理性看待这件事情。这也让我想起了我们之前节目聊到过的“遛狗”理论,股票投资中价值和价格的关系就像遛狗时人和狗的关系。受外界各种利好或利空消息影响,有时候价格高于价值,有时候价格低于价值,但回归价值是其最终的归宿。

 

开兴:是啊,价值围绕价格上下波动,这是不变的真理。市场有非理性的一面,但最终都会回归到合理区间。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强调,投资一定要打通一二级产业链做深刻研究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像这次沃森事件,由于很多投资者对于一级市场不太熟悉,对一些公司要么是过高的看涨其价格,要么就是过于悲观的看待事物发展的规律。从投资本质上来看,市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噪音,但是99%以上的消息和我们的投资没有关系,我们只需保持定力,深挖各个行业的真成长的好公司才是投资的正道,而不是去追逐各种消息与套利机会。沃森事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值得所有投资者思考和学习

 

珊媛:没错。在投资的时候,我们不妨把自己看成是企业分析师,而不是市场分析师,也不是宏观经济分析师,更不是证券分析师。投资就是投人,就是投平台公司背后的人的合体,对于人的分析就决定了底层资产质量的核心,金斧子也将不断为投资者筛选出符合时代要求的行业及公司大家可以持续关注我们的动态。

 

好的,非常感谢开兴的话题分享,感谢各位收听,我们下期再会。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