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CEO专栏 > 开聊8:30 > 163期
第163期——没有华为的“荣耀”还能继续荣耀吗?或许小米更“荣耀”【开聊FM】
2020-12-10
1415

       

“开聊八点半,与开兴每周开聊热点话题”

 

今日签】

 

开兴:大家好,我是金斧子创始人CEO张开兴,《开聊八点半》又与大家见面了,每周聊一个资产配置话题,花几分钟时间学习一个投资小知识。照例送大家一句金斧子今日签“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即使公司的产品或服务十分出色,但如果不善于行销,公司不可能生存。”这句话来自华尔街极受尊重和推崇的投资家菲利普·费舍,与大家共勉!

 

话题引出】

 

珊媛:人在大部情况下是害怕变化的,但世界在不断变化,所以我们不得不变化。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企业和公司的发展关乎到很多人甚至是整个产业链的走向不久前,曾经身为华为一部分的荣耀,正式独立,要开始自己远征了。不仅荣耀的员工心潮起伏,难以平静科技圈里也是石破天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开兴:是啊,在此之前一直都是传闻华为剥离荣耀,现在尘埃落定,真正接盘方由深圳国资牵头的40家企业浮出水面,包括天音控股、苏宁易购、爱施德、深圳国际、深高速、深圳能源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列。

 

珊媛:我看有评论说,“这能不能理解为是中国企业国企化的开端或者说是国家直接扶持国内重要民营企业的开端?”对此,开兴你怎么看?

 

开兴:嗯,这种看法并不是没有道理,本次收购方多家具备国资背景,还涉及不少上市公司但与其说是国家直接扶持国内重要民营企业的开端不如说是上下游供应链共同发起一场自救与其他收购案不同,本次并购案的提出方,并非华为,而是以上下游供应链企业共同发起在已发表的声明中也有提到,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

 

珊媛:荣耀在华为是什么地位?

 

开兴:对于华为来说,荣耀从7年前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肩负着重要使命。它需要阻击小米、OPPO、VIVO等在中低端市场对华为的围剿,从而能够让华为腾出手来,用P和Mate系列在高端市场上与三星、苹果一较高下。

 

如今看来,荣耀成功地完成了这一任务。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数据,2019年,作为一个子品牌,荣耀的出货量接近7000万部,虽然不及小米的1.2亿部,但在国内市场,荣耀的出货量超过4000万部,以微弱的优势反超了小米。

 

关注点】

 

珊媛:那么,华为剥离荣耀影响有多大呢?

 

开兴:近两年华为一直遭到美国打压,尤其是今年5月,美国祭出最大杀器,其商务部下属的工业和安全局宣布“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海外设计和制造半导体的能力”这也直接导致关键供应商台积电无法向华为正常供货芯片(及零部件)也是用一块,少一块。

 

9月15日,华为正式进入“缺芯”状态。首当其冲受到打击的便是华为最新的麒麟9000芯片此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Mate发布会上就曾透露,目前Mate40系列的预定量已经超过储备量。如此一来,在华为旗舰品牌处于自身难保的状态下,荣耀自然就更无法在资源紧张的当下从华为获取更多帮助。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出售荣耀,以换取现金,为“过冬”做好储备,才是更为理性的选择。有人将荣耀的剥离,称作是华为的“断臂求生”。我是赞同这种说法的。剥离后的荣耀,或许有望重新获得美国的技术和芯片这不仅可以帮助荣耀获得新生,还能盘活产业链上大大小小的商家,解决上、下游合作伙伴的困难。

 

而出售旗下核心、优质、有竞争力的资产,类似的选择华为已经做过不只一次,对于外界所担心的“华为出售了这么有竞争力、这么大规模的资产后,是不是元气大伤,整个华为的未来就不行了”,以及“被剥离的业务是否会继续优秀”,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负面影响当然是会有,但不一定未来就不行了。如果把视野拉得足够长就会发现,在华为发展的历史上,之前有多次先例,远的包括剥离安圣电气、华三,近的还有剥离华为海洋

 

珊媛:这些被华为卖掉的公司,后来都怎么样了?

 

开兴:就以华三来说吧。华三成立初期是由华为绝对控股,脱胎于华为数据通信部。曾经可以挑战思科的华三,经历了多次身份转换,最后成为A股上市公司紫光股份体系内的重要子公司,迅速成为该公司最主要的利润来源和业绩增长点,说是紫光股份的“印钞机”也不为过虽然控股权几度易手,但其身价却越卖越高,而且其业务似乎也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越做越大,直到成为可以在多个领域与思科、浪潮、华为等国内外行业巨头相抗衡的公司。

 

由此可见,在一次次或主动或被动的剥离中,华为保住了最核心的通讯业务,屡屡在危机中化险为夷。而那些被剥离的业务及资产有的在其他行业里面,确实也树立了新的行业标杆培养出了很多的巨头,未来甚至可能会成就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珊媛:是啊,华为这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也是为了保全荣耀系列产品。而且现在正值美国政权交接时刻,无论拜登还是特朗普,想必都无暇顾及商务之事空出的这些时间还可以进行业务调整。所以,华为此时出售荣耀业务,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独立后的荣耀,未来将会如何呢?是否也会和之前那些被剥离的公司一样迅速发展?

 

开兴: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观察荣耀被剥离之后的表现是有利于我们的投资的。如果荣耀没发展好,那自然会利好国内其他竞争对手(小米、OPPO)的发展。而这当中目前只有小米已上市,所以小米的股票值得大家长期关注。至于值不值得买、什么时候买,那就需要观察这些竞争态势和变化了。

 

那么再来说荣耀独立。这与之前的情况不太一样,还需要更多时间来验证。虽然对华为影响可能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大,但荣耀自身的前途未卜,“单飞”的推进并不容易。

 

珊媛:为什么?

 

开兴:主要与本次进行收购的公司有关。按2019年荣耀60亿元利润的16倍PE来计算,荣耀收购价或能达到1000亿元之高,是最初传闻的250亿元的五倍,且形式为现金收购。这种巨大体量,无论是哪家都难以“独食”。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同时增资的两家上市公司,爱施德的实控人黄绍武和天音控股的董事长黄绍文是亲兄弟关系,增资完成后,黄氏兄弟将合计持有41.69%,似乎是拿下了“新荣耀”的绝对话语权。

 

其中,爱施德是苹果零售在国内最大的核心合作商之一,也是华为的渠道商,现在又成为荣耀的参股方之一,可谓顶着两大最耀眼明星的光环。

 

不过,在荣耀“概念股”背后,爱施德的盈利能力不高,增长乏力,业绩波动和资金压力都比较大,过往投资也泛善可陈。这样的表现对投资者而言是不太友好的。从爱施德与天音控股颓靡的股价表现来看,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市场似乎对此并不买账。11月17官宣后,天音控股闪崩跌停,爱施德则最终收跌8.79%,此后数个交易日两家上市公司均跌势不停。

 

同时,与之前剥离的产业不同,之前几乎都是在相同的领域中已有成就,或是有较大发展潜力的企业进行接手,而本次“荣耀易主”更多是财务层面上的变化,对公司实际经营影响不大。“新主人”多为下游渠道商,此前均未涉及手机制造业务,很难在品牌、研发能力和供应链管理等方面对荣耀的整体经营提供额外助力。因此,未来想要打造出属于自己的特色,荣耀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珊媛:是的。拆分也好,未来的发展也好,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恐怕还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对于未来的市场而言,如果由一家巨型的中国企业,变成了两家甚至多家具有竞争力和发展前景的企业,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趋势;但对于投资者,如果要投资此类企业,还需要多加观察和研究,谨慎对待。我们也会持续关注这些领域的发展。好的,非常感谢开兴的话题分享,感谢各位收听。我们下期再会。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