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CEO专栏 > 开聊8:30 > 132期
第132期——金斧子张开兴:长期主义,首选年金【开聊FM】
2019-10-28
1513

                     

“开聊八点半,与开兴每周开聊热点话题”

 

【今日签】

 

开兴:大家好,我是金斧子创始人CEO张开兴,《开聊八点半》又与大家见面了,每周聊一个资产配置话题,花几分钟时间学习一个投资小知识。照例一句金斧子今日签送给大家一个人的成就,来自一套核心算法乘以大量重复动作的平方,这是罗胖在今年的跨年演讲中分享给大家的一个人生算法公式。他说这就是长期主义的原则,无论是准备持续20年的跨年演讲,还是修筑1600年的莫高窟,亦或是设计寿命一万年的钟,其实都符合这个算法的公式。与大家共勉!

 

【话题引出】

 

珊媛:嗯,我很赞同这样的说法。所谓的伟大,有时候就是普通人在长期主义的复利下,将努力积累成奇迹。时间帮助了他们,他们成为了时间的朋友。

 

前段时间召开2019年第三季度理财师大会,这次的主题恰好是“长期主义”在工作中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开兴:我觉得,“长期主义”是做事情的出发点,要为客户长期利益考虑、为员工长期利益考虑、为股东长期利益考虑;在这个过程中,记住四个字就可以了——“简单真诚”,这是做事情的原则,要做到对客户真诚服务,保持初心,对同事真诚沟通,提高效率,对伙伴真诚交流,获得信任。

 

其实说到“长期主义”,这个词是从2018年开始流行的,适用于很多地方。早在1997年亚马逊的创始人贝佐斯就提出了这一说法。2000年,因为互联网泡沫破灭,亚马逊股价大跌80%。这不是腰斩,而是直接砍到了脚踝。为了让公司变得更胖、更重、更结实,贝佐斯一直埋头苦干,所以他们有了现在的成绩。正如著名投资专家本杰明·格雷厄姆所说:“短期来看,股票市场就是个投票器;但长期来看,它是个称重机。”

 

珊媛:我记得贝佐斯曾经问过巴菲特“你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为什么大家不直接复制你的做法呢?”巴菲特说:“因为没有人愿意慢慢地变富。”的确,当我们在给自己的投资设立期限的时候,谁不是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一个当天收益的具体数值,不希望在自己30、40岁时就已赚到了足够多的钱?但其实,即使是股神巴菲特,99.8%的资产也是在他50岁后赚到的。

 

开兴:没错,亚马逊的股票从上市到现在已经涨了1000倍但如果大家在1997年买进了它的股票,真会一直握住它从此不卖吗?相信99.99%的答案都是“做不到”。所以,99.99%的人即使知道了巴菲特的致富秘密,也不可能成为“巴菲特”。这就是“长期主义”对于投资理财的重大意义。

 

【关注点】

 

珊媛:那么,长期主义除了在投资领域具有重大影响,对于公司和行业来说,在这次大会上开兴你提到的“长期主义·首选年金”策略,有什么深刻的含义呢?

 

开兴:在去年10月的战略转型会上我分享过,过去7年,金斧子抓住了一系列的红利,也忽视了一些周期的力量,接下来,我们要抓住“保险需求爆发+服务专业化”的红利,并坚持下去。

 

我们知道,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存在两大市场,第一大市场以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为主,这个群体数量约200万名,拥有约100万亿元可投资产;第二大市场是由创业和新产业带动的新兴富裕群体为主,他们代表着另外一个100万亿元的市场,以中产家庭为核心的大众富裕人群正逐步成为中国消费、投资理财的主力。同时,当前财富管理行业正处于“价值重构”阶段,传统的服务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平台在延长第一曲线的同时,也应该不断创新,寻找独立的第二曲线,例如互联网保险行业。

 

数据显示,2013年-2018年中国保费收入复合增长率达17.16%,中国保险业增长迅速。然而,从保险深度来看,相较于美国7.2%、英国9.6%、法国9%、日本8.6%,中国的保险深度只有4.6%;从保险密度来看,发达国家的保险密度为3517美元/人,世界平均水平为634美元/人,而中国的保险密度仅为384美元/人,中国保险市场增长空间巨大。

 

而区别于传统保险公司,保险中介能独立、公正评价和对比保险产品,减少信息不对称。数据显示,在中国通过保险中介购买保险产品的比例还只有3%,成长空间巨大。与此同时,互联网+保险中介的结合加上金融科技的赋能,让互联网保险呈现出4年20倍的增长速度,成为服务新中产的重要战场。

 

尽管服务高净值和新中产群体的方式不同,但核心逻辑是一致的——即坚持长期主义的科学配置理念。一方面,金斧子大力布局封闭期三年的价值投资基金,如景林、汉和,且持仓比例不断上升。较长封闭期产品,优选投资机构的底层持仓风格和投资属性风格进行风险收益的匹配,有可能是最好的商业模式。对投资者来说,在牺牲流动性、承受一定波动情况下,坚定持有好的资产和持续理念进化的投顾,配合自己的偏好,选择稳健、中性、弹性的价值基金配置,能够实现预期一致的绝对收益。

 

另一方面,从投资理念角度来看,对于新中产群体而言,只有在实现财务保障、财务安全后,才有机会实现财务自由。

 

珊媛:说到这,大家都很担心收益,觉得自己做理财能赚钱、能存钱,为什么要配置其他呢?

 

开兴:这点确实有很多人担心,但我们知道,投资回报率会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而保险收益率是终身锁定的。根据标准普尔四象限图可以得出,家庭40%的资产应该配置在安全账户上做稳健投资,做长期现金流的准备和资产保全。这就说明了每个家庭都必须准备一个安全账户来规划未来的现金流支出和资产保全,而且这个账户必须是非常稳健的,不能出任何的意外和问题。

 

珊媛:那么市面上炒得火热的年金险,为何受到众多青睐?

 

开兴:在之前125期《开聊》节目中我们有聊到过,有句话叫做“赚多少不是重要的,留住多少才是重要的”。现在迫于养老金兑付压力,大家退休年龄都已经被延迟了,那么我们社保里的“养老金”不足够,也不太确定了,而未来我们需要的养老金其实需要是与生命等长、源源不断、非常安全稳健的现金流。那么,年金保险就可以满足以上需求。

 

珊媛:正如投资大师格雷厄姆所说:“选择押宝于自己对未来预测正确,或者选择保护自己免于因预测错误受损,建议你选后者。”巴菲特也是同样观点:“投资的第一条原则是永远不要亏钱。第二条原则是永远不要忘记第一条原则。”

 

开兴:是的。就连20世纪最伟大的股票作手、曾4次破产的利弗莫尔也表示:“我这么做(购买年金)的理由,不单单是害怕股市可能从我身上把钱拿走,而是因为我知道一个人会花掉他手头所有的钱。”

 

年金的本质就是用时间平滑波动,是长期主义在保障型产品上的深刻体现,做时间的朋友,享受复利的力量!

 

珊媛:非常感谢开兴的分享,也感谢各位的收听,我们下期再会。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