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CEO专栏 > 开聊8:30 > 113期
想要中国芯,或许这是最好的时代【开聊FM】
2019-05-28
1255

                         

“开聊八点半,与开兴每周开聊热点话题”


今日签】

 

开兴:大家好,我是金斧子创始人CEO张开兴,《开聊八点半》又与大家见面了,每周聊一个私募行业话题,花几分钟时间学习一个私募小知识。本期节目开始之前,照例一句金斧子今日签送给大家惶者才能生存,偏执才能成功”,这句话来自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与大家共勉!

 

【话题引出】

 

珊媛:从美国公布制裁华为,到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发布致员工的内部信,再到任正非接受央视采访,这几天网上都被刷屏了。

 

开兴:是的。最严重的情况是,华为无法再向美国公司购买芯片等产品而且,英国技术公司ARM要求员工停止和华为及其下设机构之间的所有合同、技术支持和业务往来。这些都将芯片产业推至风口浪尖,一场新时代的长征,开始了。

 

珊媛:嗯,我们知道中国企业在硬件(芯片)和软件层面(操作系统)都受制于美国,华为就是其中之一,除了芯片向美国购买,华为旗下海思设计的许多芯片都是使用ARM的基础技术制造的。虽然华为回应称具备长期自主研发ARM处理器的能力,但大家还是很担心。

 

开兴:芯片是一个庞大的产业。据统计,2016年全球芯片市场达到3389亿美元,中国占32%,达到1072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国。珊珊你刚提到ARM的设计,这是当前大多数移动设备芯片的基础,全球超过95%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采用ARM架构 ,2014年基于ARM技术的全年全球出货量是120亿颗。华为海思是国内芯片设计企业领先者,但其核心架构由ARM授权大家之所以担心,是因为技术只能迭代演进,如果不是耗费十多年时间从零开始技术积累,是不存在一步登天的情况的。

 

珊媛:所谓芯片,就是内含集成电路的硅片,它分为几十个大类,上千个小类。制造一块小小的芯片,涉及50多个学科、数千道工序,包括设计、制造和封装三大环节。目前全球五大芯片制造地——美国英特尔和高通)、欧洲荷兰ASML光刻机)、日本、韩国三星)、中国台湾开兴你来给我们说说国内的芯片企业发展状况吧。

 

开兴:好的。目前,国内仅有中科院的龙芯和总参谋部的申威拥有自主架构,前者用于北斗导航,后者用于神威超级计算机,民用领域基本是空白。

 

除了我们前面提到海思,芯片制造业有一个遥遥领先的龙头企业,一己之力占据世界芯片代工的半壁江山——中国台湾的台积电。芯片制造,大陆最先进的是中芯国际,中芯国际将于今年量产14纳米。而它们的竞争对手,三星、台积电等巨头已经或即将量产7纳米。

 

封测方面,是目前国内最接近国际水平的领域,长电科技收购新加坡星科金朋后,跻身全球第三。但全球封测中心在台湾,以日月光为首的台湾企业,拥有50%以上的市场份额。

 

关注点】

 

珊媛:我们今天所说的芯片实力,关注的芯片企业,则更多是指芯片设计。当初华为想要做手机,可那时的手机芯片基本都是西方的,任正非有所顾虑:如果要做手机就得把心脏攥在西方的手上所以,海思由此诞生。

 

开兴:没错,现在所谓的5G芯片、AI芯片,不管是巨头还是独角兽,基本也都是着眼于芯片设计大家知道芯片设计很难,但具体难在哪?首先,企业要确定芯片种类和用途,在此基础上选用恰当的设计架构。其次,要付出高昂的成本,来购买设计工具EDA软件,它可以辅助电路设计提高效率。遗憾的是,美国的三家EDA企业几乎垄断了全球EDA市场,华为海思每年为此付费在千万级别。

 

我们知道,手机芯片的设计,不同于电脑芯片,要考虑的点甚至更多。因为设计架构归属方的不同,手机芯片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也远高于电脑芯片。 早年,雷军也曾有过芯片梦,烧了无数经费也没换来澎湃系列的“量产”。

 

珊媛:是的,华为在初期也经历了惨败,从K3V1到K3V2,再到2014年八核芯片麒麟系列问世,才终于在手机芯片领域走出了自己的路。

 

开兴:遥想K3V1出来的时候就被市场教育得体无完肤。能耗和兼容表现都很差,没办法,被自家手机放弃,只有山寨机愿意用它。

 

又过了三年,海思用尽全力做出了K3V2,成功的安在了华为D1四核手机上。2012年是四核ARM的爆发年,K3V2是中国大陆首个四核心智能CPU,市场期待很高,但K3V2的能耗问题依旧堪忧,被失望的用户调侃为“暖手宝”。之后两年时间海思没有再出新芯片。于是后来的D2手机也用了这款芯片,结局亦是惨淡,D3手机更是胎死腹中。

 

等于说海思的K3V2芯片,成功拖死了华为的D系列手机,K3系列再无续章。

 

直到2014年,八核芯片麒麟系列问世。以麒麟910为始,麒麟系列一扫K3系列的颓势,掀起了一段波澜壮阔的逆袭。

 

一直到今天的麒麟980,海思气势如虹,制程达到了全球最领先的7nm,性能与功耗的平衡也堪称业界绝佳。

 

珊媛:一路走来正印证了那句惶者才能生存,偏执才能成功”,可以说任正非的坚持和何庭波团队的负重前行,很可能决定了华为未来的生死存亡。 

 

开兴:没错,不被逼到绝路,很难有所作为而在芯片领域,这个“绝路”可能先一步到来,并且追赶的机会也并不那么渺茫。中国,对多数企业而言,最有机会以弱胜强的领域,还在于AI芯片。

 

珊媛:这条赛道能这么火热,既得益于中兴事件引发的对中国“缺芯少魂”的民族情绪,更得益于AI的特殊性。

 

开兴:是的。AI至今经历了三次浪潮,之前已经有了两轮铺垫,这一次又爆发于互联网浪潮兴起后,在此基础上引发了激烈的商业和技术革命,因此显得格外剧烈。

 

可以说,AI芯片几乎是一个另类的领域。不说是一片空白,但它至少很新,给了AI芯片从业者们“回到过去”重新竞争的机会。其中更有国家队的身影和为科技创新注入新活力的科创板问世,在这条赛道上狂奔的企业,主要分三类:针对自身业务开发AI芯片的巨头,比如阿里、华为、特斯拉;针对自身业务开发芯片的AI创业企业,比如这两天靠着发布芯片登上新闻联播的依图;还有一类就是AI芯片创业公司。

 

细数半导体行业,PC时代诞生了英特尔,移动互联网造就了高通和苹果,5G和人工智能时代这个全新的机会,谁又成为霸主呢?

 

珊媛:互联网已经诞生了无数的巨头独角兽,下一颗未来之星难保不会是芯片企业5G时代AI时代我们没有理由不奋起直追想要中国芯,或许,这是最好的年代

好的,感谢开兴今天的话题分享。感谢各位的收听,下期再会。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