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CEO专栏 > 【CEO推荐】你看不懂的腾讯改革……
【CEO推荐】你看不懂的腾讯改革……
2018-10-16
栏目:CEO推荐
2612


借着“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的成立,腾讯在国庆前正式推出了自2012年以来的首次组织架构调整,也是20年来,腾讯历史上第三次组织架构的变革。

 

 

9月30日,腾讯公司唯一官方账号“腾讯”更新推文,标题为《腾讯启动战略升级: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

 

 


马化腾亲自发声:此次主动革新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战略升级,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

腾讯总裁刘炽平也说:产业互联网是互联网下半场的关键词

翻遍网上的讨论文章,大家言及此次变革,或赞赏外界的建议和鞭策倒逼了此次腾讯的改革,或力陈过去一年腾讯业务和股价的颓势导致腾讯必须变革。

也或就组织管理的必要性为改革正言,或就业务调整的必要性为改革正声,甚或以社交内容之战的必要性而论。

近期的几篇热文《全面反思腾讯的战略》、《谁在杀死腾讯》(其他公号或修改为《腾讯到了非变不可的时刻》),以及诸如《腾讯大转向》、《腾讯“被动”走向统一》,论者也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详尽铺陈以上几个主题。

 

 

一、互联网下半场,腾讯的第三次改革任重道远


众人激烈,Keso冷静。从2017年年底,腾讯已经释放出把2B作为公司2018年的战略之一,由此,2018年,腾讯投资了诸多2B类的企业。

因此,keso在文章提到了此次战略升级是腾讯2B战略的延续性,并指出此次变革是主动为之,而非被逼转型调整。

这不是一次临时的调整,而是“蓄势已久”的。正如钱皓频道所述,现在正是调整组织结构的最佳时机。

在冷静多天下来,大家即将忘却这件事的时候,笔记侠提醒大家关注一个没有被放大讨论的关键词,那就是:

互联网下半场和产业互联网

但核心是:产业互联网

确实如外面所观察的,组织更新、换血、业务归拢、减少内耗,最需要打破的是公司内部壁垒。

正如一些分析人士说的,相比于阿里,腾讯眼界远,动作慢,突破性成就不够;光鲜多,务实不够;优越感超过创新力。

而在创新上,阿里快,更接地气,更年轻。有个文章,说创业公司做大以后就是个传统企业。

那么在这个节点,腾讯的连接开放需要更新更快的打法,腾讯的关键是要做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和文化公司,既然要和产业结合,这时需要从空中真正落地,要打通人才的互通。

在这点上,童文红在担任菜鸟物流CEO的时候,就已经在做了,使传统企业和互联网公司的基因重组,通过结合使之更高效。

她说:“要么是一群有传统业务能力的人插上互联网的翅膀,要么就是有互联网翅膀的那帮人落地下来,学习物流。”

并指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要两类人结合,并成一类人之后,这家公司才会成功。”

幸运的是,文化、HR、财务是阿里巴巴强的,她从阿里巴巴要来了HR。

到今天为止,她搭的菜鸟物流班子,物流业务的人大部分还是来自于外面找来的专业性强一点的人,大部分HR、财务、技术的人是以阿里巴巴的人为主。

 

可以这样理解,菜鸟就是一家极具产业互联网特色的公司。在童文红看来,菜鸟物流既要有互联网的创新、活跃、发散特点,又要有物流供应链行业中“用数据说话”的严谨态度。由菜鸟物流可见阿里在产业互联网这方面做得很多探索了。

在从消费互联网(2C)向产业互联网(2B)拥抱的过程中,需要正视“产业和互联网”基因重组的问题,基因是很难改变的,包括流程、系统、语境、文化。

互联网都有自己的惯性思维和逻辑,传统产业的惯性思维和逻辑更是难以撼动。

 

腾讯拥抱产业互联网,未来核心还是在人、在思维、在经验,2B要靠很多的经验。

为什么永辉超市做互联网科技的升级(“超级物种”新零售)相对容易点?因为在传统行业基础上,创始人张轩宁非常重视人,重视年轻的高精尖团队,并从互联网挖过去人,发展非常快。

腾讯要打通传统产业,决心大,得有拿得出手的案例,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每个部门的合力,所以,这次组织重组,意义重大。这是每家企业必经之路。

腾讯,就像一个巨大的战舰,系统体系庞大,内部若全靠个人的创新精神,容易力量分散。此次拥抱互联网,要做深做大,需要从高往下的强支持和推动。

也正因此,在官方文宣中,腾讯说,这次必须以积分表重新清零”心态去面对战略升级。

 

 

二、腾讯改革的战略关键:产业互联网


再次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腾讯此次战略升级背后的大潮:产业互联网。

这并不是一个新鲜词。远见者,早在2016年,就已经从宏观的角度纷纷提出了这个词。

 

2016年,新美大CEO王兴就新美大公司上半年工作进行了一次内部讲话,提出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

同时坦言,进入“下半场”的时候,就需要新的能力,之前新美大并没有太多的积累,只能说有一些探索,还没有很完整的深入行业的能力,这对他们是巨大的挑战。

王兴说:“往后看,‘互联网+’要做的是各个行业从上游到下游的产业互联网化,不是仅仅停留在最末端做营销、做交易那一小段,而是真正能够用互联网、用IT全面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

 ‘互联网+’根本上还是要靠创新服务于各行各业,靠互联网、靠IT技术为各行各业的各个环节提升体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正如王兴所言:“从最宏大的角度来讲,整个中国经济也进入了‘下半场’。党和政府讲‘新常态’差不多要两年了,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也在反复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如果你去细看这些提法背后的论述,你就能看到这些论述并不是中央领导的‘拍脑袋’和‘心血来潮’,而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了这个阶段,确实是需要转变增长模式。

过去那种粗放的高速增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能再简单追求GDP的数字,中国经济也是进入了‘下半场’的状态

2015年美国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国随行代表团除了一众知名企业家,随行的投资机构就两家,一家红杉,一家宽带资本。

投资了新美大、优步、Airbnb等的宽带资本,也在2016年就已经提出有一个更广阔的市场叫“互联网+”(“互联网+”正是马化腾过去两三年重点在公开场合提及的),也就是“产业互联网”。各种各样的企业,都得拥抱互联网,不拥抱互联网,就会面临着各种问题


正如宽带资本合伙人周耘所指出的,移动互联网或消费互联网的布局已经树大根深。

在消费互联网(2C)的浪潮下,整个消费者是互联普及的受益者。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衣食住行都跟消费移动互联网密切相关。现在移动终端和手机号码,已经变成了你的一个身份和一个象征。

你可以没有信用卡,你用微信或者京东白条。整个消费形态全都发生了改变,消费互联网已经深入了消费者的方方面面,已经完全离不开。

大家现在对手机绝对有依赖综合症,一天没有手机,肯定觉得不舒服,惶惶不可终日。如果10年前,你没有智能手机,还是没什么大的感觉。移动互联网的变革是非常迅猛的,就10年时间。

下一个浪潮一定会是产业互联网(2B)。


各行各业各种各样的人力资源、学习、ERP、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法律、财务、办公室OA、会计、企业生产制造流程管理、企业人员管理、企业社保管理,都可以靠互联网,使企业更便捷,效率更高,而且还更便宜,这些都会创造很多新的商业机会和优秀企业。

制造、医疗、运输,都是产业互联网的发力点。原来每个医院的系统,都是一个烟囱式的,互相隔离(看一个病,你去A医院看的病例都不能拿到B医院)。

把这些数据共享并应用起来,这所有的背后,都一定是跟整个产业互联网、算法、云计算、大数据相关的。

 

所以,周耘说,传统行业拥抱互联网,哪怕有1%的提升,都会产生非常高的效益。不管是电力、航空、铁路还是石油。

因此,第一个巨大的产业互联网机会,是企业服务升级

网络安全、云服务的Saas、智能交互(语音、图像识别等等)、大数据等等,纷纷被看好,它们在应用的行业类别上,按照经济规模和刚需比较大、有比较多改进空间的,可以包括金融、医疗、教育等等。

所以,可以简单总结2B企业服务市场和2C的差异:

 

1)2C是对个人消费者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生老病死等服务领域;

2B是各个行业的企业服务;

2)2C的特点是行业竞争格局的塑造周期非常短,企业必须先跑马签地,然后抢占市场,再提高规模效益,最后形成“赢者通吃”;

2B的特点是塑造的周期比较长,很难通吃,很难爆发性增长。


在当前的国家经济形势下,正好赶上下一个浪潮:产业互联网,2B企业越来越多,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的相互结合,会孕育着更多的投资和机会。

2016年,投资了特斯拉、推特、百度的德丰杰,其中国的德丰杰龙脉基金合伙人王岳华指出,消费互联网时代已是过去,产业互联网时代才是未来

当时他就已经看到消费者互联网的渗透增长变慢,变为稳定。国内传统制造业很多产业比如陶瓷业、家装业,很多传统产业没有很好地应用互联网化。

 

对于两者之间的区别,王岳华一针见血:消费互联网跟产业互联网是不同的理念,消费互联网是眼球经济,产业互联网讲究价值经济。

什么叫价值经济?简单讲,消费互联网做的是流量,流量之后变现。产业互联网做的是什么?产品,产品之后变现

产业互联网要做以组织为中心的互联网应用,是让传统企业整个公司必须互联网化。


从目前来看,物联网、数据成为加速或者促进产业互联网进展的驱动力。物联网讲了十年了,万物要联网。

万物联网之后怎么用,一直都没有很好的思路,每个领域有每个领域的用法,并不能整合在一起,但是到今天物联网的应用越来越成熟了。

 

而以往传统制造业公司,数据没有收集,即便收到数据,数据不知道如何清洗。有些数据是不要的,有些是危害到你的正常数据,数据要清洗,数据清洗完之后要分析、发掘。

国内大数据和云计算正在逐步成熟,计算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

  

 

三、你我的下一个十年:产业互联网


不管是从互联网公司创始人转为投资人的姚欣(原PPTV创始人),还是从传统企业高管转型为互联人的洪铭赐(原宏基高管、腾讯电商首席战略官),

还是华夏基石管理咨询董事长彭剑锋(《华为基本法》起草人之一,著名管理学家),

亦或是盛景网联合伙人颜艳春(新经济+X研究院院长、上市公司富基控股创始人、《第三次零售革命作者》),都相信未来十年是产业互联网的十年。

姚欣指出,因为计算、交互和连接,有机会在未来一个更加质的飞跃。有理由相信,未来的十年我们会迎来全新的时代。

连接的本质就是数据的收集,云计算进行数据的处理,通过交互的方式将数据运算的结果反馈给我们的现实世界。

因此,姚欣非常认同“数据就是我们开启的未来”,未来商业机会的核心能力将有所改变。


过去的十多年时间,我们做流量,未来不再是以流量称王称霸的时代,而是对数据的掌控能力、数据的处理能力,对数据的分析能力是未来任何一家新的商业公司需要具备的

洪铭赐说,上一波的创业者大部分来自互联网界,下一个风口属于传统产业者,是传统产业+互联网。

如果你在一个产业里有10年、20年的经验,如果你很懂这个行业、这个行业里所有的细节,如果你懂得技术、客户、风险,当你吸收互联网的思维,会迎来大的机会。

彭剑锋指出,中国在工业文明时代跟西方国家相比大概落后了至少200年,中国真正工业化历程不到100年的历史。但在智能文明时代,中国的企业跟欧美企业基本上是同步的。 

未来是一个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通过数字化实现高度融合的时代。未来一定是消费者需求牵引着整个企业的运营,这个时代我们称之为产业互联网时代。

他说:“在进入新时代后,华为的使命发生了转变,从“丰富人们的沟通和生活”到“如何帮助各行业进行数字化的转型”。腾讯则全面进入到生态环保、生活消费、民生政务,不再是纯数字企业。

总的趋势来讲,都是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高度的融合。今天所讲的互联网,叫企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指的是用互联网的思维、互联网的技术改造企业内部运营,去真正打通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知道了腾讯改革背后的浪潮,对你我而言有什么用呢?

正如刘强东讲到:“那些转型成功,掌握了互联网工具、方法论和价值观的传统企业,正在爆发出勃勃生命力。”

产业互联网,正是下半场的机会

绕开BAT、垂直重运营、产业升级、供给侧的共享优化、企业级服务、消费升级、核心技术(人工智能、数据应用、区块链、物联网等),这些恰恰构成了下一个十年。

国庆前,笔记侠整理首发了颜艳春的《下一个十年,一切皆重来》,15万+阅读量,对众多互联网公司和传统企业创始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他指出,今天,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很多中国企业家正面临至暗时刻。但是,我们又来到了一个最伟大的新周期的起点。

未来5年,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从电商经济体到产业共同体,一大批新物种如雨后春笋般诞生。

新媒体、新服务、新餐饮、新零售、新物流、新金融、新制造也在走向融合,就像杂交水稻,更有生命力


“中国市场已经从过去30年突飞猛进的增量市场进入慢速增长的存量市场,中国上万亿规模的产业比比皆是。但整个市场是非常碎片的,这正是我们最大的机遇: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所有行业都值得用产业路由器重构一次。

今天,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ABCD(AI人工智能+Blackchain区块链+Cloud云+Data大数据)+X新技术推动的产业新周期,它在加速每一个产业的迭代

用王兴在2016年的话来说,靠粗放增长的“用户红利”所剩不多,我们需要真正去创新、真正通过精耕细作来服务好用户,从而发掘用户价值。

希望大家能从“下半场”刚刚开始的角度,去思考我们下一阶段的各项工作。

多数评论观察者不知,所有的组织架构调整,其背后除了是业务驱动,更是战略驱动。而战略驱动,必然是基于全盘通局的思考。

欢迎各位,进入下一个时代的全盘同局思考。

你好,新十年。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